星期六, 9月 24, 2005

繼續半無聊 (生活)

(還要多少時間,我才「認真」不再「自戀」,寫點「有益於世道人心」的事呢。)
(或者很快。)

彭小倩兩天前給我致電:她就是那個跟我談電話"seems no end"的好朋友。她回到香港後,一時無法跟在歐洲認識的朋友相見,而兩年不在香港,回來不久,所識的新朋友自是有限,感到有點鬱悶。她說,香港青年不跟家庭居住的不算多,令訪友不易實行。她懷念在某城市的認識朋友經歷:找到阿乙到他家,會遇到丙丁戊己庚子丑寅卯辰甚至更多,一次訪友認識十幾人並不難。在香港,這些機會難有。

在我們的想法裡,帶一個朋友回跟家人共享的家,往往想到對方是情人,甚至是異性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也動輒想到「見家長」或「過夜」等事。我們很少想到當二三十歲的家人,帶朋友來家時,其他家庭成員如何自處——不論我們帶朋友或兄弟姊妹帶朋友來亦然——,也往往等待家人全都在外的空檔,好讓我們帶朋友回來共享好時光。唯有租了置了一個家,才有決定何時招呼朋友及家人的大權。家人,好像阻礙我們跟朋友相處。在沒解決這些問題時,或試圖慢慢的解決時,我們容易想到家訪如何難為。替代場合又不多,鬱悶不難理解。

經電話聊天,她可以希里嘩啦的把生活種種和諸般想法,都向我說了,我變了她口中的「叉燒包同學」:一個像未放進口,可隨意給人弄圓按扁的包子般的人(幹嗎不是饅頭或軟塾?)。江記呀江記,你既有了大衛和偉明,如你看到這篇,不妨多加一個角色「叉燒包同學」,好嗎?


再說一個朋友。日月君在下面一篇的留言祝我有伴,說到底,他對伴侶更見熱切!為助他完成這一心願,不妨推出「大當婚,__大當嫁」大行動:倘若任何人能協助日月君完成「拍拖」及「結婚」這兩個大心願,我當賞奶茶乙杯。有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請經sidebar接觸日月君之文字,才決定是否幫助他不遲。

4 Comments:

Anonymous 小P said...

奶茶嗎? 我想起劉若英,雖然我唔明點解佢叫奶茶。我勁鍾意佢首「後來」。

週六 9月 24, 11:42:00 下午 GMT+8  
Blogger Kongkee said...

其實我覺得呢,叉燒包個樣好堅毅0下0架!

週日 9月 25, 10:58: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小p:廣州話第一擊!

江記:慘,我睇唔出添!

週日 9月 25, 11:21:00 下午 GMT+8  
Anonymous 小P said...

不如擴大這個行動,稱為「明日棟"梁"需要愛,恩典祈求願妳在」

週一 9月 26, 11:29:00 下午 GMT+8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