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31, 2005

無邊閒談會(二):夏讀(又名書、輸、勝、贏)上篇(活動,20050726確認地點)

首次無邊閒談會談戀愛,出席人數差一個才足半打,反應不好不壞。第二次試辦會分上下集,佔七八月最後一個週末,試圖網盡星期六星期日有閒人士。

多得《打開》七年前開的文字玩笑,夏天談書會可堂而皇之稱為「夏讀」(卻不毒亦不獨)。談書不但可談所讀之書,所藏之書或個人閱讀史,買書、賣書、寫書、出書、印書、借書、不還或未還之書,甚至書中奇緣(不只趙某人講的千鐘粟、黃金屋和顏如玉)等,都可大談特談。

「夏讀上集」謹定於2005年7月31日星期日下午,「夏讀下集」則於2005年8月27日星期六下午舉行。上集出席者,包括固有台柱洛謀、靖然及(死)肥力。

「夏讀上集」
集合時間: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三時,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大堂外
閒談時間:下午三時十五分至七時,實際情況視乎氣氛及場地而定
地點:都是百老匯電影中心附近啦……
報名辦法:comment本文(本文容許非blogger用戶留言),電郵肥力(eric.spanner@gmail.com)或Elaine(shuzhai@gmail.com),如欲中途加入,請先告知

16 Comments:

Anonymous 洛謀 said...

wait for me~
i will arrive~~

週一 7月 04, 11:24:00 下午 GMT+8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好像反應不太好。

週六 7月 16, 01:05:00 下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要再宣傳一下。

週六 7月 16, 08:26:00 下午 GMT+8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我那邊,朋友都知道有這節目,可是他們沒有興趣啊!

週日 7月 17, 12:01:00 上午 GMT+8  
Anonymous 靖然 said...

應該會到

週日 7月 17, 01:20:00 下午 GMT+8  
Anonymous 靖然 said...

我幾時變左「台柱」⋯

週日 7月 17, 10:39:00 下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其實係某位缺席台柱o既意思咋,佢認為講明有乜常客捧場有助提高出席人數喎。

週日 7月 17, 11:50:00 下午 GMT+8  
Anonymous 洛謀 said...

bc隔離樓梯上面的cafe幾寬敞
有無興趣去試?

週一 7月 25, 02:01: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提到乜作家/寫手,包括只提個名:

村上春樹(譯本比較)/魯迅/丘世文/陳秀慧/王貽興(得與失)

亦包括書展、書店,甚至鬼古,真係做到「無邊」。

週日 7月 31, 10:56:00 下午 GMT+8  
Anonymous 小P said...

我和幾位朋友都帶了書:陳冠中的「香港:未完成的實驗」(我讀到一篇文章,以為是講今天的香港教育情況,誰知是七十年代的)、魯迅的「兩地書」、Umberto Eco和一本英文書。我帶了黃霑「數風雲人物」(這本書讓我想起他的歌詞「我地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我那本是舊版本,目前的新版本封面和boxset是一位認識的朋友設計的。我為她能為這個不朽的香港故事寫上一筆感到impressed,她是「我的驕傲」。雖然這本書精英味很重[陶傑就是!!],我也為該出版社以往曾出了很多很有誠意,文學、思想和歷史性很重的作品以及後來的變遷感到那份滄桑)和「後特區啟示錄」。

有人提到「掩卷嘆息」這句話,我想起了蘇東坡說的「讀出師表而不下淚者,此人必不忠;讀陳情表而不下淚者,此人必不孝」有人說那麼我們就都不忠不孝? 我想要那是古人的話,時空相距太遠,今人之不哭不能怪。我想起內地一本叫「落淚是金」的書,我可沒有他那麼利害,哭也哭出「金子」來。

又有人提到怎麼才算文化人,想起英文的「文人」(Men of letters)和法文的「純文學」(Belles-lettres)兩個詞兒。我每天寫那麼多emails(算是信[letters/ lettres,法文那個字還要是「好的信」])吧,我也算是文化人(文人)嗎?

週一 8月 01, 12:18:00 上午 GMT+8  
Anonymous 小P said...

當天還談到以下的作者和書籍:
卡繆(Camus)、薩特(Sartre)、「對倒」、張愛玲、「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反日多於反帝? 偏重中共觀點? 這本書雖浮光掠影,卻引發我搜尋相關史料,如網路上有朝鮮總督府編的教科書,知道「明治廿七八年戰役」和「明治三十七八年戰役」即我們說的「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我買的是簡體版,繁體版太厚太貴)、一本戲仿(parody)朗文詞典的「朗奴詞典」(已絕版,出版社亦結束)、一本在新加坡出版的粗口詞典。

週一 8月 01, 11:31:00 下午 GMT+8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你們談的我都不懂。

週三 8月 03, 11:43:00 下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真慘。好像吃了一記悶棒。

如果你真的來到的話,會是如何的光景呢?對了,你的星期六午時間表有課沒有?

週四 8月 04, 08:29:00 下午 GMT+8  
Anonymous 小P said...

SanWenJi, 我不懂的比妳更多。起碼發現席中有人談到的作者和刊物(如陳某人、Magpaper),當年因各種原因沒有接觸,大有相逢恨晚之感,很想尋回那「失去」了的過去。然而世間上要認識的人事物太多了,生有涯而知無涯。我那詳盡而冗長的記錄沒有照顧到沒有出席的朋友真真抱歉。

週五 8月 05, 12:10:00 上午 GMT+8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肥力,為何這樣說呢?我只感覺自己懂的真的太少。

我的課,沒了。課程沒有開辦。

週五 8月 05, 09:18:00 下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elaine: 同一段文字,往往會被解讀成不同的意思,我多想到「能讓多些人參與討論」,所以讀到你的留言後,就覺得像吃了一記悶棍。

下回會來嗎?besides, bon voyage.

週六 8月 06, 08:49:00 下午 GMT+8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