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17, 2005

這個週末,我躲在自己的房間啜飲涼水 (生活)

有時自己的回憶清澈見底,有時卻模糊不清,甚至混進了一些不知何時何地跑進來的非原生枝節。對剛過去這個週末的回憶,當是後者,可幸還沒被干擾。

模糊的部分是星期六。七月十六日,星期六,短週,不記得上午那個鐘點起床,但定必是九時後中午前。若那天不用上班又沒有事要為之早起,我只會起得遲。想起了,近月不多在家睡的弟弟在上層床睡,父親跟他都先後出外,沒有好好的在家吃母親安排的午膳。

下午該可以給自己安排些節目,但自覺要預留時間給一些該作的事,加上參與其中一個節目的朋友說不欲太高調,另一個節目的場地又太遠,猶豫再三結果機械化的玩策略遊戲。猜中了,還是那HOI II,德國佬跟波斯人還有泰國人把英國佬逐出印度次大陸,馬來亞和沙朥越也丟了。中間夾著一次兩小時半的晚午睡,臨睡前打了個呵欠,竟因生活的不快,突然發難變成半截喊叫。

不時想哭,不時想叫。或問四肢健全身體健康財政穩健,還有甚麼好愁呢。回顧自己加上不時東張西望,已給了自己如履薄冰的結論;再加上三兩個聽說回來的「逆市奇葩」的成功故事,難免顧影自憐。醒來後又再玩遊戲,除了寫了點想作的調查的問題外,甚麼事也沒作。

星期天十時左右起床。還算一氣通貫的譯好一篇電影劇情,泰文十二三行。譯好後又在網上游目四顧。想多譯一篇,和做好泰文作業。

這兩天都熱,陽光普照。我消暑不用汽水果汁,多啜飲涼開水。

ps
終於「回家」,獲S大取錄念兩年制兼讀翻譯文學碩士,但循後補取錄。當初為保學位,付給K大的逾四千元留位費,自然泡湯。那也是近日不樂的理由。各方君子淑女自行猜度S大及K大為何我不能管,但懇請不要留言競猜。

4 Comments:

Anonymous P君 said...

看到你寫的「泰文」居然差點兒看成「秦文」!! 天哪,秦代的語文是怎麼樣的呢? 難道我要用甲骨文回覆你的電郵? 可惜我不
懂D君發明的「誁文」,更不懂砂拉越(Sarawak,你的沙撈越不算錯,算是歷史地名吧。只是馬來西亞當局為了和沙巴[Sabah]州分野,譯名委員會才規定了砂拉越這個官方中文譯名)的語文。

我P君還沒哭還沒叫你就不時想哭想叫? 周六聽J君說他曾在某舊書店跟那個我忘了是誰的人擁抱! 我又能擁抱誰個去哭去叫? 是D君E君I君還是J君? 或許我該高歌一曲方力申的「ABC君」!!

四千塊錢,你也知我老媽對錢何其肉緊。好肉痛喔! 與其因生活不快去喊叫,不如學我或E君去臺灣,在臺北市中心的101大聲高聲的呼喚愛(I,或許把"I"也呼喚過來,只怕海棠把你我都吹回去。)

週一 7月 18, 11:32:00 下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所以,係讓都讓鄧明暉先。我排隊喇下,唔好再嬲喎。

週二 7月 19, 06:40: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重有,學梁國基(先生)話齋,四圍有人,想嗌都唔敢;費事畀佢o地用對類同spotlight o既眼望住。

週二 7月 19, 06:42: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再問:你個blog十個星期都未有新o野喎好似。

週二 7月 19, 06:51:00 上午 GMT+8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