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13, 2003

一起寫吧!(十四)播音人 (寫作+回憶)

十年前我還在念中學,平日最愛做的事之一,是聽收音機
。不少聽收音機的年輕聽眾,想也憧憬某天能坐在播音室
,當節目主持人,播歌,跟娛樂圈人物談笑,或與聽眾分
享一己的人生經驗或創意。這種「DJ夢」,我曾模模糊糊
發過一些。

中七畢業後,我弄了第一期,印刷版本的雜誌《青年人民
》,把其中一兩本寄往最常收聽的電台頻道,希望得到那
甚具創意頻道中人的青睞。結果真的有人找我:那頻道某
位主持人請我於某個黃昏,到她的辦公室談談,看看我是
否適合跟他們合作。

談了一個多小時,結果大家只是見過而已,並沒甚麼下文
,我不覺得有甚麼遺憾。

四年前我大學畢業,發了不少應徵信到報刊去,為的是在
傳媒謀得一份工作。第一份傳媒工作完結後不久,我看見
某電台聘請「科技記者」——我電腦知識和媒體經驗都有
了,還等甚麼?於是我多發一封應徵信。可能我有點經驗
,加上要求待遇不高,獲聘了。

科技記者其實屬新聞部財經組,為的是在趕科技新聞的大
潮時,也有多一個人跑財經新聞。初期的工作不是在電台
的辦公桌前譯稿,就是到商業區的高級旅館宴會廳或企業
的會議室,聽聽上市公司的要員解說他們的鴻圖大計。工
作四個月後,新來的上司著我錄一段廣播稿。

措手不及。雖然在電台新聞部工作,但沒想過未經訓練,
就要先錄一段給萬計聽眾聽的幾十秒長稿子。在一個資歷
深的同事協助下,好容易才錄好那段廣播稿,趕及在財經
新聞時段播出。

隨後的那個夏天,我除了新聞稿外,還要替一個新設的夜
間資訊科技節目錄一些專題旁述聲帶,每次約長三、四分
鐘。每天的專題稿給另一個上司審閱過後,我便到錄音室
錄音。當自己站到咪高峰前,自己已先緊張幾分,聲帶和
舌頭隨即配合,一篇六七百字左右的稿子,流暢的念將起
來只花五分鐘不到,我可有本事用二十分鐘念完。念時不
斷「edit」、「edit」、「edit」,錄過後自然亦要edit
、edit、edit。那時花一小時錄音剪輯,家常便飯。多虧
晚上較少人使用新聞錄音室,否則我會成為整個新聞部的
公敵。

漸漸地,自己的身心適應了錄音室的環境,儘管不勤練習
,錄製聲帶的速度還是比以前快了些。

在電台工作的那兩年,現場播報新聞的機會只得幾次。現
場播音求的是零瑕疪,自己在播音前,會把稿子反覆低誦
,使自己熟習那些字句,好讓正式播音前不致出醜。還好
,那幾回大都聽來四平八穩,差錯不多。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某個星期五,我被請離電台,我人生的
第一段播音生涯,在當日結束。
-------------------------
第十五次「一起寫吧!」的題目為「驚」,女巫出題。

一起寫吧!網上閱讀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