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16, 2003

World of Love, A (電影)

片名:柏索里尼:尋找少男 Un mondo d'amore
導演:Aurelio Grimaldi
年份:2002
地區:義大利
片長:85分鐘(黑白)
語言:義大利語


導演Aurelio Grimaldi在1996年第一次講柏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 1922-1975)的故事,那時講的是後者之
死。今回他想說的是那個年輕的,前路茫茫的,未成導演
的柏索里尼。

黑白畫面把我們帶到1949年9月底。夜宴過後,一對對舞者
在後園隨著唱機播出的歌聲跳社交舞。舞者清一色男,有
青年,也有小童。青年當中有個叫Pier Paolo Pasolini的
,他當時二十七八歲。

宴會過後兩星期,Pier Paolo被召到鎮上的警局。警官宣
讀他的罪嫌:在那次宴會裡,他用錢和糖果引誘三個十多
歲少年,著他們自瀆,和被他手淫。因為他是公立學校的
教師,令案件性質更趨嚴重。

Pier Paolo雖然極力開釋,把小說寫作、法國文學家紀德
(Andre Gide)的作品、酒醉和不可靠的記憶力,都搬到
他的辯詞裡,但聲音依然顫抖,近鏡看到他的神情依然緊
張。他離開後,被性侵犯的三個少年逐一被同一個警官召
入詰問:他們並不認識紀德,卻說Pier Paolo當晚談起古
希臘和羅馬的孌童之樂。警官當下的咆哮和言辭令他們泣
不成聲。經剪接後,三個少年的審問戲並無Pier Paolo般
受「厚待」,如同一次審問的前、中、後段,似是說Pier
Paolo的情慾世界只有一個叫「少年」的整體,而沒獨立的
少年在,也像說在成人眼中,少年只是不完整的,要靠拼
湊才可理解的群體。

三個少年的家長最後接受Pier Paolo友好的賠償,放棄起
訴,少年卻被家長懲罰。Pier Paolo的下場雖不牽涉武力
,但亦不仁慈:在挖苦的話語中,另一批警官建議將他趕
出學校,並故意洩漏消息給不時到警局搜集犯罪新聞的記
者,讓Pier Paolo成為大眾獵巫的對象。一經報章報導,
他父親勃然大怒,指妻子教子無方;共產黨也因他「德行
和政治不檢」而逐他出黨。

故鄉容不下他,父親容不下他和母親,結果他聽從其他青
年同志的意見,從故鄉南下羅馬,也好找發展機會。送行
的不只是他的同志,還有一班學生。學生對教育官說過,
文學老師Pier Paolo熱心教學,從不言性。

火車南下,Pier Paolo一路少言,臉上也沒太多表情,藉
閱讀打發時間。母子轉到往羅馬的火車後,同坐的婆婆Teresa
將兒子Salvatore和孫兒的幸福跟身邊的乘客分享,他罕有
的露出微笑,並將聽到的故事擬成一篇愛慾小說的腹稿。
火車抵達羅馬那天,是1949年10月19日,也是他被警官詰
問後一星期。

母子經兒子的舅父介紹,各自得到安身之所。她成了富有
人家的留宿女傭,他就租住小房間,租金暫由舅父負責。
他連番求職失敗:私校校長敷衍了事,想在電影城當臨時
演員,又被助導冷待。沒錢,他唯有賤價出售藏書。

在那些日子裡,他靠閱讀、寫信和閒逛打發;鬱鬱不樂的
心情雖因初睹電影城的拍攝工序而好轉過來,但真正令他
快樂的,是那些年輕的,在公園一展身手的男孩。當他在
片末抱起一個男孩時,片首的舞曲再次響起。

歷盡多劫,幾乎一切盡失,他依然不改一己之好,他在給
家鄉朋友的書信上說,少男能給他活力和愉悅。


本片不是全傳式的傳記片,但介紹人物在某段時期的經歷
時,還稍嫌不足。觀眾雖藉片子知道柏索里尼往羅馬前後
的遭遇,但對不熟悉他生平的觀眾而言,他為何加入共產
黨,他的生計問題最後如何解決,或是他往後的電影路怎
樣走等問題,就得靠其他資料來解答。

(觀於2003香港國際電影節。原載於「港仔自嘆」個人新
聞台,並載於網上《青年人民》)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