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09, 2003

《兒時玩意》(四):雪糕車 (回憶+讀書+飲食)

轉載前話

之前提過,我跟另七個朋友合著一本講童年經歷的小書。
事隔一年,但不是所有朋友都會看到我為那書而寫的文章
。日前有朋友希望讀到,我現在把那四篇文章貼出來,以
饗大家。

本篇本為第一期的《青年人民》而寫,時為1996。最初寫
稿甚慢,被編輯甄催稿,於是先交舊稿敷衍過去,但結果
也被收錄在書裡。
-------------------------
某雪糕車公司與市政局的官司尚未完結,己排到英國樞密
院待審決,這一場官司是有關流動小販牌照的存廢與否,
若雪糕車公司再度敗訴的話,恐怕包括雪糕車在內的合法
流動小販就從此慢慢的在街頭消失。

對雪糕車的最初接觸,是在童年時的公園道傍和街角那些
地方。在這兩地的雪糕車,是兩樣不同的車子。所謂雪糕
車,是那些必有冰淇淋發賣的流動小販;在公園出現的是
手推車或摩托車,除了賣冰淇淋以外,還有賣冰棒、汽水
、盒裝飲品、涼果等物。賣的人通常是頭髮花白的老伯。
這種車盛凍食的箱外殼總有些油漆剝落,看起來有點破舊
,但箱內的東西是永遠新鮮。回想起來,見到這種車在街
上走的機會可謂絕無僅有。對它們最深刻的印象,是掛在
車上的一堆被年月弄得變色的各色招紙、罐和盒,是小販
們的廣告,告訴顧客有甚麼賣。我曾經納罕那些作廣告的
包裝是怎樣來的,是小販吃喝後保留下來,在公園裡的廢
物箱檢拾,或是從製造商要來?我到現在還未知道。

自己在街上走的雪糕車買東西吃的機會比在公園的雪糕車
多,一來是因為少逛了公園,二來是公園雪糕車所賣飲食
的價錢比其他地方老是貴了一點,而雪糕車的冰淇淋售價
相宜。在香港做雪糕車這種生意有兩間公司:賣鮮奶的維
記和專營此業的富豪;與市政局打官司的是後者,想是沒
了流動小販牌照,影響甚大罷。

我想說的雪糕車是富豪的雪糕車。這種(不論是維記或富
豪)雪糕車兩側俱有一個大窗,方便做買賣,司機兼司售
貨,軟雪糕機置於車尾。

它們的流動性頗大,除了在某些繁盛地帶外,其他地方祗
是偶爾來訪,亦看見過它們在路上走。當然忘不了它們的
招牌音樂─錄音的音樂盒式音樂,像是遊樂園放的那種;
許多年後才從有關這場官司的報導裡曉得這支曲子名叫「
藍色多瑙河」。不管知道叫甚麼與否,一在街上聽到這音
樂,便會搜索雪糕車的蹤影。

記得約九、十年前開始,雪糕車上被髹上一條字句,說雪
糕車公司的雪糕甚清潔衛生云云,好像是發生數起冰淇淋
食物中毒事件後才出現。

雪糕車最受歡迎的東西是軟雪糕,價錢約五元上下,所以
說價格相宜。吃起來奶油的雪糕,鬆脆的威化筒,滋味特
別。那鬆脆的威化筒,比便利店或麥當勞用以盛軟雪糕,
像滲水餅乾的筒子更勝一籌,令我回味不已。回味的還有
那可喜的童年。

除軟雪糕外,還可以在雪糕車買到甜筒(蓮花杯),橙花
冰,另有一種我不記得了。曾嚐過橙花冰,不好吃,是除
了芬達橙汁以外,我不喜歡的橙製飲食。

我喜歡雪糕車的軟雪糕,不希望雪糕車公司再次敗訴,不
想以後沒機會嘗到;也有提醒朋友把握這可能的最後時間
,多吃一點。若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物,不管如何珍惜,
要沒有時,除非自己肯大費心力時間資財挽留,否則還多
是溜走,無可奈何。

我的生活裡沒有雪糕車,雖是可惜,但影響不大;話雖如
此,少了選擇總不是味兒。祝願雪糕車公司能勝訴,讓流
動小販,讓可愛的雪糕車留下來。

(2004年後記:香港的街上,還有雪糕車。)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