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12, 2003

一起寫吧!(十一)生命最後的二十四小時 (寫作)

看了太多新聞,排出來的一篇短篇故事。
-------------------------
晚上七時零一分。妻子把今天最後一張發票釘穩,放進文
件夾後,連忙離開辦公室回家。工作累人,她想快點回去
休息。

回家以後,她給自己做餐簡便的晚飯,一個人在廚房吃,
遠處傳來客廳的電視新聞聲,主播和記者念新聞稿,一條
接著一條。

「國內族群武裝衝突持續,政府軍在N鎮實施宵禁已是三十
七日。」
「國會對如何解決族群衝突爭論不休,A族激進派議員企圖
毆打同族溫和派議員,大罵對方出賣族群利益。」
「B族權益團領袖G在團集會聲言,不滅A族,絕不收兵。」
「P鎮今午為恐怖襲擊的死難者舉行悼念會,部分死難者家
族希望種族衝突盡快平息。」

都慣了,妻子想。大半年的種群衝突,好像已歷時二百年
似的。衝突初起的數天,大家都以為只是幾個社區的問題
,A、B兩族加起來的人數不夠全國人口一成半;C族溫和,
人口又佔全國五成多,政府要職佔的又多,一定能調停衝
突,誰想到這問題會愈來愈嚴重,好戰的人愈來愈多?

洗過碗後,家裡的電話響起。「今天過的還可以吧?」她
問。

「還可以。今天制止了一場小槍戰,但不時還有人向軍車
射冷槍。妳知道嘛,留在鎮上的都巴不得我們快點走,好
讓他們殺個痛快。」丈夫苦笑。

「我倒想你快點退役。有時想,那兩族人打架,不關我們
事。」

「真的嗎?國家有難,我不得不顧啊--儘管我們都是C族
人。」

「好偉大。好了,保重,等你大後天休假回來。」

掛上電話,她上床休息。起來後就是星期四,離周末又近
一點,離丈夫回來的日子也又近一點。


醒來後不久妻子上班去。她身處首都,A、B族人口不算很
多,衝突也教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回鄉「效力」,加上政府
著力維持秩序,她跟身邊的人都不太擔心安全,首都一帶
的生產和對外貿易亦影響甚微。

單據、文件、查詢依舊湧來,妻子好容易應付了。這天她
較早下班,準備赴舊同學的約會。


舊同學們約她在市中心的酒吧區某酒吧聚會。她到時,七
時正電視新聞方才播出。

他跟兩個部屬就乘裝甲車,在P鎮的街道上巡邏。

她和舊同學打招呼時,一輛跑車泊在酒吧門口。

十點鐘位置來了一響槍聲,他那探頭在裝甲外偵察的部屬
應聲倒下。

她想開始聊天時,酒吧外巨響和氣流幾乎同時襲來。


丈夫送了部屬進陸軍醫院,軍醫說那一等兵太陽穴中槍,
已盡了力。軍醫跟丈夫解釋時,醫院大多數人都跑到大堂
或飯堂的電視前,收看首都酒吧區汽車炸彈爆炸的消息。

「中尉,你的電話!你的妻子在首都出事!」

他九時十五分動身回家。妻子走了。

一起寫吧!網上閱讀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