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29, 2002

家上一層的工房 (生活)

失業賦閒在家,因此過去在我上班時,在所住單位和附近
發生的事,現在我都得一一接收。其中一種惱人事,來自
我家對上一層。

這位高鄰家住三樓。每逢星期一至五的辦公時間,樓上會
有四成機會傳出電動工具的聲響,另有兩三成機會不時傳
出聲浪較低的手鎚敲打聲,有時甚至蔓延至星期六。這些
聲響不時響起,少說有八年十年歷史。家人曾向管理處和
警察投訴,但噪音如故。

我並未上樓一探究竟,只是呆坐家中何天花板以上會長響
不息;不會是物業交易頻頻,新戶主都愛好裝修吧?我想
到兩個版本。

第一個版本,鄰居猜想家中嵌進無數個偷聽器,因此用鎚
探測,接著用工具鑽開牆壁地板,挖走偷聽器。除了不厚
道的以為對方是被迫害妄想者外,這假設還忽略了對方的
工作速度,以及可供開挖的空間有多少。長年累月開挖後
,還有偷聽器嗎?倘若破壞結構牆,鄰居和管理公司還會
袖手旁觀嗎?

我於是有些更友善,更高猜中機率的想法。新想法是三樓
的那個單位是個住家兼小工場,家主人是個工匠,在家製
作木工石像甚麼的。廢料因為棄在同層的垃圾房,當然無
緣得見。

他或者會是裝修工匠,在家搭建一些練習用的板間、磚牆
、地板等等,在工作和工作間在家練習,還得按正常的作
業的時間表,上午練習兩個多小時,吃過中飯又練習兩三
個小時。勤於練習免得技術生疏,很好。

不過猜中也好,猜不中也好,是否了解對方的動機和行為
,都無助令樓上的聲響止息。我還是在斷斷續續的聲音下
在家過每一天,想想未來可以怎過吧。

(原載「港仔自嘆」個人新聞台)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