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13, 2002

親舊 (生活)

從高小到現在,認識他們快十五年;最後一次見面是兩三
年前。他們是我的小學五六年級同學,共三十五人。

剛過去的耶誕新年假期,有個小學舊同學從溫哥華回香港
度假;既是自遠方回來,自然有聚會的名目。他留港兩個
多星期,給了我一通電話建議聚會,下一通就是要我聯絡
眾同學參加。真要命,四十八小時通知。幸虧他同時找到
另一個男同學,後者再找到一個要好的女同學,兩個舊同
學出手,才免了我這個吊兒郎當的所謂聯絡人。

聚會在一月五日晚舉行,八個同班舊同學到會,從溫哥華
回來的Felix與女朋友同來,再加上當年的班主任。兩個召
集人也到了。大夥在香港島銅鑼灣的一家美式餐廳坐下後
,便開始吃喝聊天。

當晚聊天倒有不少時候是各自為政:要全桌人聽清自己講
甚麼,只有大聲一途,而且一則要各人悶聽你講話,二則
擾及他人,倒不如幾個人一組組的談天說地,有時轉回整
體分享來的較好。談話的主題不出近況往事兩題,往事就
是小學那兩年發生過的事,如當年的各人的學生編號,或
是我五年級早會一次受罰而大鬧操場的事;近況便是知道
誰誰誰的近況,如甲想念博士找教職,乙下星期公幹,丙
協助家人打理業務,或我剛失業等。當然也要來一個競猜
誰是班中第一位新郎新娘的遊戲,畢竟我們一班同學已是
二十五左右。

另外一個不可或缺的話題,是眾人試圖解決我的問題。過
去他們試圖化去我的偏執、躁動、和不通人情世故,今次
替我擔心形象和能否找到伴侶。他們對我好,我卻沒甚麼
可以報答他們,或使他們「歡喜」。

聚餐歷時近三小時。子夜過後不久,大家離開餐廳,班主
任、Felix和另一個星期天要上班的舊同學先走,我和其他
人到附近的一間KTV去。

KTV裡有部自動販賣機,機側貼了快上映的南韓片「親舊」
(港台兩地一樣取名「朋友」)宣傳海報,不其然的想起
我和一班舊同學。都是相識十五年,都是際遇不同,我們
會像片中那四個男孩,長大了因為想法或立場不同而決裂
嗎?或者你會說,電影歸電影,片中的其中兩個主角又是
黑幫中人,有利益衝突,「決裂」或「衝突」這四個字,
斷不能臨到我等普通人身上。

是嗎。普通人又真的能躲得過?從現在的情況想,我是樂
觀的。


KTV大家一首接一首唱。周杰倫、楊千嬅、鄭秀文、陳小春
、Twins。唱到五時二十分大夥才走,可以找家酒樓飲早茶
,但最後沒有找,回家去。

記得升上中學後,一年有兩三次舊同學聚會;一過中學五
年級,一年最多兩次;十九歲至二十五歲,連同今次聚會
,只有三次而已。今次聚會有人呼籲要把沒來的常客叫出
來,好下次再聚。希望下次不要再待兩年。

(原載「港仔自嘆」個人新聞台)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