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22, 2002

《千禧曼波》結果是謎底還是謎境? (電影)


麥田版《千禧曼波》劇本集書影Posted by Hello

片名:千禧曼波 Millennium Mambo
年份:2001
國家/地區:台灣
片長/菲林:106分鐘,35mm(彩色)
導演:候孝賢
語言:普通話及台語

電影一開始,我們看到Vicky(舒淇飾)在行人通道走,一
邊聽到舒淇的聲音說,「她」跟豪豪戀愛,「她」銀行戶
口有五十萬新台幣,花光就分手;當年是二零零一,十年
前。

那把聲音是誰的?是Vicky的還是舒淇的?倘若是Vicky的
,為甚麼要稱自己做「她」而不是「我」?如果是舒淇的
話,觀眾不會覺得有甚麼問題,畢竟他們是剛剛看,找任
何一把聲音旁述都沒太大分別,雖然那把聲音是屬於眼前
的那位女子。

然後Vicky投進喧鬧的酒吧,跟朋友玩得很開心。當她回到
和男朋友豪豪(段鈞豪飾)同居的房子,我們看到他們各
據一室,而Vicky房間的紅綠二色貼紙,和她剛剛的狂歡,
卻不能延續她興奮的心情。豪豪解開她的衣裳,吻她,她
就一臉麻木,遷就他的索求,又極力不讓他影響自己抽煙
喝酒。二人關係顯然不太好。

然後是同一把女聲旁白,說「她」十六歲從基隆乘火車到
台北玩,在火車上跟朋友吸食精神科藥物;有次到台北玩
,認識了「沈默、害羞」的豪豪。當下畫面見到的豪豪,
卻瘋狂的搜查Vicky的包包,每拿一張發票,就審問她一次


畫面接著回到Vicky三年前初識豪豪時。他們認識、做愛、
同居,然後是豪豪因為偷了父親的金手表典當,被警察上
門搜查。當年豪豪已在質問Vicky生活的每一個不被他所知
的細節,電話咭和發票都是他的目標。他拒絕承認女友給
他的「變態」封號,也不要女友騙他。

他質疑她,卻要留著她。她離開他不只一次,但他哀求過
後,她留下。先有旁白,後有長鏡頭(long take)的真人
表演--將故事再講一次是這男女關係的重覆,長鏡頭是
憤怒、痛苦和無奈的全記錄,觀眾要跟角色同嚥那份苦澀


Vicky在外,認識了中年黑幫頭目捷哥(高捷飾),他待她
不錯。她也在Texound酒吧認識來自日本的竹內兄弟。竹內
康對她說,兩兄弟的家鄉在北海道夕張,以前是產煤礦山
城,現在有電影節,他們的祖母在城裡有家居酒屋。影像
見到Vicky跟其中一人在夕張的街頭耍弄雪堆。

她的歡樂似乎只能在家門外找到。到了此刻,我以為旁述
的聲音是Vicky自己的,沒有多少旁人能將自己的事講得如
斯具體;她不叫「我」而叫「她」,或許是想盡量擺脫那
段不偷快的歲月,能遠離多少就多少。

回到跟豪豪同居的家,豪豪在擦唱片弄效果自娛,似乎沒
有她,他仍然過的快樂。然後他對她說,大家是兩個世界
的人,為何要同在一個世界過日子?他的情人--這個稱
謂看來不夠穩當--直言他是神經病,沒有理會他自稱好
好的說話態度。最後Vicky不待五十萬元花光,再一次出走
,不理會再一次企圖修補關係的豪豪,並在捷哥家留宿。

捷哥的家佈置較Vicky家簡潔,還設有一個佛壇。他一路聽
Vicky訴心事,請她到他開的咖啡店打工,重過些正常的生
活。

穩定的生活過不了幾天,捷哥為了解決手下在另一個幫會
的賭場出術的事,動身去了日本,臨行在Vicky的流動電話
留言,叫Vicky不如往東京散心,決定權在她,但不要告訴
其他人他去日本。她回憶道,「不要告訴其他人」就是想
她隻身來,他想念她。

到了東京,她有一晚睡不好,在捷哥定好的房間住卻等不
到他。當時她四出游蕩,夕張下大雪,憶起有次怕豪豪就
像雪人,太陽一出就會融化,她那時感覺淒涼。Vicky的身
影又在夕張出現,今次是一條掛滿老電影宣傳板的街。那
些都是十年前的事。


2001年的「千禧曼波」有一個副題「薔薇的名字」--朱
天文為這電影寫的劇本(麥田出版,2001)開首就說:「
薔薇的名字,這個名字是一個謎面」。解開謎面有五種方
法,起點分別叫進行式、過去、現在、異想空間和未來式
。「如果運氣好,我們可能會找到謎底。但也可能,我們
走入一個解不了的謎境而迷失於其中。」

薔薇的名字叫Vicky。它/她在片中將謎的洋蔥一塊塊剝下
,試圖指出謎底。它/她是一朵盛開的花,飽歷滄桑和年
月,都不曾衰敗,遑論凋謝,因為朱天文在劇本開頭描繪
了這麼一個形象:「2010年,Vicky,最in的穿戴。她毋需
追趕時尚,她就是時尚。」

但我們一聽電影中的女聲旁白,稱Vicky為「她」,是否說
薔薇已不復存在,旁白者終要進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而
劇本末端提到Vicky等待捷哥,「像讓她頓時,老了十歲」
,那麼Vicky真的心老了嗎?她有否帶著那時的心境活下去
?或者這朵薔薇真的能超渡至十年後,依然鮮豔欲滴?它
/她是如何過那十年?

而在電影和劇本能肯定的,是眾多的二元對立。十年後回
望十年前,三年後回望三年前,現在設下未來,當下追憶
過去,劇本將現在設於2001,電影把2001定位為「十年前
」。

Vicky和豪豪的對立,以及豪豪與捷哥的不同就更為明顯。
Vicky在片中的時間多數與豪豪或捷哥一起,順序的表達方
式將Vicky和豪豪沒有歡樂,只有麻木和吵鬧的關係於前,
她和捷哥的相處於後,令觀眾容易的替捷哥加分,覺得他
是成熟穩重的好男人,豪豪只有衝動和猜忌,接著自動建
立中年和青年的對立解讀。

可是兩個男人和Vicky的關係,以及他們的為人,卻構成新
的謎面。既然豪豪不信任和妒忌Vicky,他為甚麼要苦苦哀
求Vicky回來?Vicky對豪豪的第一印象,跟她與他拉拉扯
扯有關係嗎?捷哥對Vicky好,背後的誘因又是甚麼?

電影的另一個謎,是北海道的夕張。Vicky聽過竹內康的說
話後,究竟有沒有到過夕張?朱天文在劇本註明,Vicky到
夕張是「名字的異想空間」,電影的旁述也沒有配合畫面
,一同說Vicky到過那小鎮,觀眾只能猜度,夕張曾留下她
的足印,或是她逃避現實的幻想國。

從2001至2010,電影和劇本留下十年的空白;今天的謎境
,是否會有人在未來釋疑?觀眾或許要等待候孝賢計劃的
十年十部電影工程,以每年一部電影,填補今天的空白,
和提出更多的問題。

本片官方網站
偽莊子的《談〈千禧曼波〉》

(原載「港仔自嘆」個人新聞台,並載網上《青年人民》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