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05, 2005

久齊嘉一 (時事+寫作)

很少用代號,要麼明說要麼不。如果說在blogspot貼的文沒法突破那貴重的網防,一切用代號的嘗試都是徒勞。但依然用代號,說到底在談某一次抗爭,抗爭的人往往都用代號。未必有日本人姓久齊,嘉一也沒想過是個名字,放在一起念起來便是九七六十三再加一,道理跟十或七三或是八八都是一樣的,代號背後總有真相教人去找。

真相。或者只是自己堅信的印象。那印象有血有子彈。二八一十六,添一個二就想到二二八。有人繼續為那血那子彈流眼淚,有人為子彈感恩,然則沒人大聲的把「感謝國家感謝黨」唱完又唱,或者因為不夠光采不夠合時。感恩也好流淚也好冷漠也好,說話行動年復年,沒有突破。

可還是有轉易,不知道的知道了,憤慨過的平靜下來了,一時失足的站穩了。堅持有人,反思有人。有時在想,轉易的人是不是因為力量不夠呢。今年那天的影院上映連續劇的第三集。連續劇好像有一句名句:May be the force with you. 力量、力量,有力量教人敬畏,沒有力量者委曲求全,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願效犬馬之勞。然則力量無遠弗屆,據說。愛怎樣也可以。聽話的話,某天或有機會分一點點,the force will be with me.

力量不只是金圓和指揮刀,燭火亦然,被風化的叫憤慨,沒被風化的是人心,人心愈多愈見有力。當人聚在一起,力量自可無遠弗屆,教不在場的都想起。想起那力量之時,我看到APM遊人如鯽,看到所謂不夠神聖的力量,也從自己的感覺看到另一些價值來。同心是否那麼迫切呢,我們能否容忍甚至曉得其他人呢。看過聽過那麼多想一統天下功敗垂成的故事,還需要一統嗎。

祭典的第一首曲好像叫〈江河水〉,名單不絕,哀情不絕,想像也是如河水般不絕,除非自絕源頭。


我的六四個人回憶

6 Comments:

Blogger 思存 said...

我幾乎也猜不中。

週一 6月 06, 12:17: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那是借漢語拼音的,可我不太記聲調,不知聲調對不對。

週一 6月 06, 06:24:00 上午 GMT+8  
Anonymous Patrick said...

那你有去祭典麼? 還是跟S君、議員及其女友去。對,是「江河水」。我還是在盛蠟燭的紙杯上寫上”Eternal flame”,只是不再寫上”Patrick”了。記得當全場靜默的時候,場上忽然響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手機鈴聲。縱然我把大會指定的民運歌曲倒背如流,心底回蕩的卻是”Eternal flame”、 「月亮代表我的心」。

週一 6月 06, 09:31: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沒有,我沒去過多少次。今年祭典開始的時候,我就在觀塘站站台,看著APM。

週二 6月 07, 07:18:00 下午 GMT+8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厲害的方法!

週五 6月 10, 07:42:00 下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這可是我第一篇出場的意識流啊啊啊……

週五 6月 10, 08:51:00 下午 GMT+8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