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8, 2002

一起寫吧!(五)巴士 (寫作+社會文化)

我今回推介的寫手是女巫和第一次獻技的潘字頭。
-------------------------
巴士從來都應該是眾人的。試想想:當你一人開著巴士,
或是整部巴士只有你跟司機的時候,那種孤清和自我的不
安,一早已蓋過獨享全車的滿足感;若沒有多幾個乘客,
巴士就不是巴士。

有數十至百計乘客的巴士,有時是擠迫了點,令人煩厭,
不過那纔更貼近巴士的本義,就是給眾人坐的大型汽車。
當寒冷天至,巴士擠滿乘客,多數車窗緊閉,儘管那時空
氣不甚流通,可是滿車生春。不過那樣的車廂要搬到夏季
的話,恐怕乘客已爭先恐後下車,只得司機和巴士被太陽
烤炙。

現在在香港街道跑的雙層巴士,過半都有冷氣機。回想起
十或二十年前,過半的雙層巴士只能靠車窗調節車箱溫度
;有風吹來也罷了,如果巴士在市區走的話,交通燈和其
他車輛已可令它慢下來,壓根兒不用等高速行駛所帶來的
風,結果乘客有如剛弄熱又塗了醬料的香腸--這種感覺
,或解釋了為何巴士迷把非空調巴士喚作「熱狗」。

除了寒暑之異,巴士在一天裡都有不同的風光。早上往往
令人想到要發奮工作,可是已坐下的乘客大多都不如此這
樣想,寧願在正式工作前延續被迫中斷的睡眠。清醒的氣
氛隨後會慢慢湧現,午間時的巴士裡,較多清醒的乘客在
閱讀、聊天、沈思或凝視路訊通提供的影音內容,也少了
孤身上路的乘客,取而代之的是三五親朋友好。

乘客的睡眼會在黃昏重現。下了班,完了應酬,或狂歡過
後的人,一批一批的上巴士,在回到自己的床前,已先行
在車上休息。那時的巴士,是他們的流動睡房。

一起寫吧!網上閱讀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