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12, 2002

一起寫吧!(四)女裝衣履 (寫作)

其他文章,請到write.ruofei.com瀏覽。我今回推介的寫
手包括偽莊子、sano和雞孵蛋。

這次我很遲才寫,寫的不算很好。

-------------------------
《黑色皮鞋和天藍色搭帶高跟鞋》

零時三十七分。十九歲的攣生姊弟下了公車,走路回家。
漆皮黑色皮鞋在左,絹面天藍色高跟鞋在右。姊姊的一雙
鞋,腳腕處都有一條搭帶,搭帶還要穿個扣。

終於可以靜靜的看,靜靜的想。


沒太多機會見你穿沈色衣服,平日你的衣褲都是紅黃綠藍
白。

姐姐,我對妳那雙木鞋跟敲水泥地的聲響感覺陌生。高跟
鞋不是沒見過,可是從來睹妳雙腳都是套了拖鞋、學生的
黑皮鞋、運動鞋或是各式各樣的圓頭平底鞋。這對尖頭高
跟鞋,妳會怎樣形容它?

你身上的沈身衣服,有如我腳上那對高跟鞋。幾年來都是
穿平底鞋,初中時愛新鮮而穿的兩吋跟半筒靴,早就穿破
。最初穿它走路,感覺跟踮著腳尖走路只差兩三分,後來
感覺習慣了,腳掌也習慣了,全身重量經兩個鞋跟一下一
下的深刺地面,既痛且快。想重拾那快那痛,我乘著這次
盛宴,給自己買一對給女人穿給男人看的鞋。從前那對我
得背著家人,由朋友交給我換上;這一對,我堂而皇之的
放在家中鞋櫃。現在的痛加倍,絹面和尼龍絲襪也化不去
尖頭、搭帶和磨人的後跟;快也加倍,因為我終於可以愛
穿甚麼就穿甚麼。

我覺得,妳把美麗和壓迫都選披在己身。你又可以嘗新,
又可以依循平日的穿衣習慣,可我不能如此放任。記得四
歲時我倆玩家家酒,二人好奇的調換角色,妳當爸爸我當
媽媽--當真正的母親看見我穿上妳的蕾絲裙和搭帶鞋,
狠狠的罵。都不記得罵甚麼了,但想主題不外是「男兒不
應上紅妝」吧。

弟弟,可能你這生都不能每次想穿甚麼都能穿甚麼。做姐
姐的怕鼓起你打破這枷鎖的勇氣,更不想你以為我再次令
你受罪。四歲時我倆因貪玩互換角色,被媽媽狠罵後,第
二天我想拍拍你肩膀,說句道歉話,可惜我剛伸手,你一
聲「我不要做女人!」教我方寸大亂哭將起來,隨後好幾
天你只肯跟爸爸說話。往後我倆感情或親密或疏離,我卻
不曾有意的觸碰你身任何一處,意外碰到我也會連忙避開


事情過後不久,妳身跟我身都隔一段距離。以前受教導約
束,不甚在意,只道是合宜。但我現在看見妳想著妳,莫
名的起念:可以用我這雙手縮短那距離麼?

十五年了,我還有膽量打破自己給自己的制限嗎?

「姐姐。」

「弟弟。」

一起寫吧!網上閱讀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