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9, 2002

公開日記20020829 (雜記)

都很忙。

接下寫書作業後,馬上想要自己多寫,腦海的工作列因此
加長幾倍:搜集資料、面談、寫書、寫這日記、寫評論、
寫散文、寫心得、更新自己的紀錄和替《青年人民》刊出
新文章;應該沒空也委實沒甚麼空閒,起碼這篇文字的手
稿,是在三十個鐘頭寫的。

但我愛犯賤,還要抽時間打機、看電影、參與網上討論和
籌備平民校史《中大四十年》,另加學泰文溫習會計和管
理家庭小生意賬目舉啞鈴,真箇冇有識死。星期二晚本想
去灣仔看錄像,但換了小睡和煮飯。

在這忙的不可開交之時,我還接下甄的校書活,替他的客
人校對一部小說書稿。花了五六天斷續審校150張A4紙,
在星期一晚見作者前三個半小時完成。之後就躲在電影中
心的茶座,藉書寫殺時間。一杯冰蘋果茶,蘋果愈泡茶愈
香。

那天中午跟大學朋友高見面,主要是面談,替工具書搜集
材料。同時吃了個芝士西蘭花焗薯,滋味不錯。訪問時間
看來剛夠,稍後才整理。

當晚撥了電話到多倫多祖母的家,把遲來的喜訊通知她。
她自然連聲多謝天主。我以為,感恩沒錯,她強調祈禱也
沒錯,但她每次的例子都是求得子女玉帛福壽康寧,是因
為她只想,或是過去的經歷令她只能想到那些?

開始公開日記後,表妹Cecilia留言,說看過我的文章後
,才了解我多一些。是的,我在親人面前一直不會暢所欲
言。自己扭曲的長幼觀,令我很多時不敢直接表達自己的
意願,卻著力想去實現父母的願望,但勉強為之,又無從
遮掩不忿之心,想藉此乞求諒解。由這種觀點出發,我只
墮入低聲下氣或厲言疾色的表達極端。我又不善於父母前
辯論,又怕破壞彼此和諧、被嘲笑、他們不明白或「做錯
事」,結果是在家人前不斷繃緊。

直至月初。

話說月初我仍未有工作快八個月,加上經濟持續不景,母
父多為我設計奔走。銷售啦,酒店業啦,到中國大陸工作
啦,拿加拿大的工作簽證啦,不一而足。某天中午父親約
了我其中一個有加國公民權的伯父茶聚,我得同去,好知
前方有何路。長輩提到,他可薦我進大會計師樓,邊做邊
學,幾年辛勤後可當註冊會計師。我當時正學初階會計,
又覺得會計比銷售更合自己,就說考慮考慮,期間也曾問
朋友意見。

兩日後父母再問,好讓有心跟進的長輩得知我如何想。我
當時含糊其辭,只說尚未決定。父親連番再問,我才一字
一頓,說更喜評論寫作等云。他聽後,就說若我一早坦白
,就無需多掛心。

事後我自思:他雖說的有理,但我想做的工作,不少收入
不高,恐令父母不樂。不過經此一次,也較肯跟父母說話
,不過仍要逐步來。

從溝通想起Pedro Almodovar的新片《Hable Con Ella》
。片中各人的關係,都繫於說話,不理對方是否聽到。這
一端倒有點啟示。

電影雖一如以往的多彩,但不復刺眼;前作的激情也轉為
深情。不過Almodovar的「細節簽署」,如戲中電視和拉
丁音樂等,仍然未改。


星期二晚替Jas刊出《倫敦一天遊》。裡面雖然提到多種
族的倫敦,但只見溝通不良、貧窮、不信任、破落等,的
確殘酷。此文是我近期的--不想用favourite這個字,
但卻想叫人來讀。今個月《青年人民》添了六七篇文章,
是創刊六年最多的一個月。


月初跟一些朋友玩短文徵集,第一次的標題叫《電車》,
反應不俗;那些文章都上網,還配上照片。今回的題目是
《一個人的時候》。

(原載公開日記)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