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21, 2002

公開日記20020821 (雜記)

我很少寫日記。記得童年時看教育電視的中文科節目,有
一集講寫日記有助鍛練寫作--那當然,多寫趨善。

不過我文筆還不賴。

記得中學第四第五年找到日記本,就隨意的寫起來,也敢
給同學看。結果就是我的愛情故事有意無意示了人,教對
方好生尷尬。後來因為懶,積累幾天的事不動筆,也沒寫
下去。2000年的日記加新聞記錄又是因為同樣的原因,無
法持久。

為何又用鍵盤打起來呢?我到現在仍覺得,自己用鍵盤比
筆寫快,加上新識一些在網上公開日記的朋友,如何翹楚
黃瀚霆陳秀慧等,以及接了些文字活兒,因此藉打日
記,培養自己的工作情緒。

現在我會寫一些較詳細的文章,用來投稿、在《青年人民
或(多數一稿兩處刊)自己的新聞台刊出。公開日記裡
的文字,通常會較短,也可能有不少是一些初步的、未深
思過的想法,日後或會發展成一些長文章。既是「公開日
記」,還是會有一些隱密事不會講。

言歸正傳。自七月中我參加「百萬富翁」,等待四萬塊獎
金過後,我有否極泰來之感。隨後的一個月,母親的新事
業初嚐成果,我又得到一些面試和自由身工作的機會。昨
天就得到一所官立中學的聘約,職銜叫「文員」,實替老
師職員等用電腦處理文書,兼在上課鐘後和午飯時看管學
生。今天簽了約,聘期一學年。

隨後就聯絡給我寫書活的出版社朋友,一同改改寫作時間
表。另外是通知更多的友好我終於有新工作,我沒長工八
個月了。

離開中學後,坐在巴士讓它送我回家。我在下層尾部發現
一封邀請信,是某大學某學系的準新生面試通知書,還要
有地址。雖則事情已過,但那地址亮出來,實在太過了。
我下車後,將它送到那家的信箱。其實這種情況,送信者
加一張字條,就可有故事可寫。

回家後收到一封信。發信人是我同系同年畢業的同學,地
址分明是從當年的通訊錄抄下來,因為姓氏錯寫成「王」
--我這個姓黃的,向來對這極度敏感和不爽。打開信封
,忽見當年如小女孩的同窗,穿婚紗換contact lens後
拍照成熟多了,信的目的是請我觀禮。阿Q地想,同系同年
畢業她有未婚夫我未拍過拖,有何相干?雖然有點流口水


古谷實筆下的死死團,不會收說過「我喜歡你」的人當團
員,我這兩頭唔到岸沒拍過拖又不太肉麻又不太死死的肥
肚腩,還是對加入死死團死心吧。

(原載公開日記)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