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10, 2002

公開日記20020910 (雜記)

雖然文句看來通順,錯字也不多,可是《我的公開日記》
似乎沒有甚麼結構可言,也沒有主旨,我想到甚麼就寫甚
麼。主線還是有的,那就是關於我,黃力信的事。

「想到甚麼就寫甚麼」,有點流水賬的意味,恰巧最新日
記的檔名叫current,可解作「流水」,我也曾想將《我
的公開日記》改個跟流水有關的名字。不過現名不錯,也
就罷了。

今天下午有點雨有點雷;前者弄濕我的被舖,後者打亂輸
電系統,令我的電腦要重新啟動,不過僅此而已。

在學校工作已第七天,漸漸習慣新的環境,跟兩個教學助
理也相處得來,唯一的問題,是怎樣安排都好像睡得不夠
。今天是我第二天管午飯,沒鬧甚麼秩序問題。只要這端
處理得來,今學年的工作應該會做得不錯。手上現在有學
校的錄像剪接活,是將暑假前學校二十五周年的藝文活動
錄影剪接好,我對之興致勃勃。

這星期二的另一件事,是影友杰到台北的世新大學念電影
。一眾友好因此在上星期二和星期日跟他餞行,人數竟達
二十。在此祝願他學有所成,給我們多點驚喜。

星期天是《中大四十年》的編委會議,大夥主要談的是已
冷卻下來的迎新營事件。

倒數到星期六。同系同屆同學的婚禮,我始終沒到。從來
沒緊密的關係,不一定能驅使你去分享他人的快樂,可能
只令你在所謂的熟人面前感到無聊而已。人雖不至,不過
打算寫些祝福的說話,寄去好了。

當晚的事也應記下來。我跟大學學生報時代的友好餐聚,
主因是我那四萬塊獎金。來聚的人不少:pao、jen、Mondy、
湘、炎,還有後來到酒吧湊興的Mike。pao離職半年進修
後,今星期回到半年前離開的崗位。Mike就有意自行創業


我們的聚會想有三四年歷史,但好像沒有多少次能夠聚齊
各人,甲有空不等於乙無事。隨著大家生活圈子漸趨複雜
,看怕這樣的「莊聚」要分兩三回合,才能勉強迎合所有
人的需要。

想著想著,我興起了一個"eric n friends"的季度聚會
念頭:每季找一天聚會,午三時恭候九時進餐午夜後自由
狂歡,旨在令我的朋友互相認識,如果他們帶新朋友就更
好。我初步想在十一月辦一次。

星期五就第一次跟史丹利五見面,看了他的精選電影,Martin
Scorsese的Mean Street(1973)。故事跟哥普拉的「
教父」系列有點像,都是紐約、罪案和義大利裔美國人。
不過Mean Street的要角是四個第二代義大利裔美國男人
,他們都年不過三十,令故事帶點少年的輕狂味。

今月首要之事,是將手上的自由身工作完成,免得出版社
的編輯相識大大的失望。

(原載公開日記)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