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29, 2002

鼻塞跟重傷風 (自己)

我的鼻敏感從來都沒去治好,如是者我要忍受每年春夏和
夏秋之交的大鼻塞和重傷風。我猜想,那些日子長流不息
的鼻涕和連綿不休的噴嚏,都是拜我的鼻敏感和忽冷忽熱
的環境所賜。

在寫這些文字時,大鼻塞和重傷風又臨到我身上。雖然病
況並非空前,但仍然麻煩;我有點後悔沒持續每天吃個水
果,藉維他命C加強抵抗力。我很想很想吃個橙,奇異果更
好。

我在將這三段文字轉為0101時,已吃了橙和傷風素,但鼻
水來的更凶。

(原載公開日記)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