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2, 2002

一起寫吧!(六)拖鞋 (寫作)

《拖鞋》兩寫之一 ── 《拖鞋.飯》

雖是下午五時,但夕陽仍烈。失明漢子正坐在樹下稍憩。
雖是休息,但他雙耳卻未閒下來。

過了一分鐘,距他十點鐘、十二點鐘和兩點鐘方數十米,
傳了三股閘聲。「全是打開的,左方和前方的向內拉,右
方的向外推。」他跟自己形容。

接著街上熱鬧起來。拍、拍、拍、拍,還有幾十把女聲。
膠底的拍、拍聲有三十多種,木底的十多種,前後有致。

「老細,話梅o丫。」「魷魚絲我要。」「愛兩包甘草欖。
」顧客要求此起彼落,他連忙滿足她們。

拖鞋聲之後自來路遠去。「不錯,這兩三天的生活有著落
了。」他滿意的笑。


《拖鞋》兩寫之二

我住在暗洞裡。洞口時亮時暗,亮時多數附鼎沸人聲,暗
時往往一片死寂。

當洞口有光的時候,我就無法自主。有個女人會將她的左
足,從一隻鞋抽出來,然後穿過我;對我的樣子相若的同
伴,都是依法泡製。鞋的顏色有紅藍紫白黑,款式可以是
平底鞋、高跟鞋、運動鞋、長短靴、圓頭或尖頭鞋。但顏
色款式怎樣也好,每次有光的時候,她都會這樣對我。

每天有光的時候,我會有兩次休息。第一次短第二次長,
當第二次休息開始後不久,洞口的光就沒了。

跟她相處的時間已不短,可是未觸碰過她。她的足至腿,
都有一層半透明的套罩著。起初是黑,近來多了白的或肉
色的。我接觸的,只是那個套,只能靠她的體溫和重量去
感受她。


過去十幾天來,每當有光時,也會冷了一點。這天早上,
我看到她穿了涼鞋進來,十趾不用甲油也見奪目。

更令我驚喜的,是那對套沒了!真的,沒了!

左足的皮膚跟我擦過正著,我連忙的吸吮、撫摸,好讓她
送我更多的紀念品。不負我望,我收穫豐富。

一起寫吧!網上閱讀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