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06, 2006

blog清blog滅 (網絡+寫作)

每天總會看一些泊。前天想瀏覽一個慣到的泊時,瀏覽器回報「404」,就是沒有。我最初以為只是伺服器偶而停擺,連不上那泊而已。及後數小時,和十多小時,再試連結,瀏覽器也是回報「404」。

那泊主人早前留話,說甚麼如果歷史重演,就關泊好了;也記得她開泊之初說過,可能會在一個不為預知的時候,將泊刪除。都發生了。小樺開泊十六個月來的文章、筆戰,除了在搜尋器或如bloglines的RSS閱覽站的快取記憶體裡的片段外,恐怕都散滅了。

還有,還有。以自己常到的泊說,多次清泊的歌德,黎華和朋友講吃喝玩樂穿戴聽看的泊,2005年6月前的港燦泊,還有今年7月重整的熊一豆泊,都見如此。

關掉也好清理也好,恐怕那些剛出現時教大家亢奮憤怨哈哈笑或無動於衷,日後重看或回味再三的文字,都沒法在一個地方找到。對讀者來說,對愛搜全保留紀錄的友好來說,這類事難免可惜,但我想,就算大夥聲嘶力竭——但誰人何曾如此——,將不刪不清泊或個人文字網站當成網上寫作的規範,還是有人清泊刪泊的。

網上書寫的私人性,並不是網主聲稱網站本來只供友好閱覽而不設密碼,也不是因為無人問津而「隱蔽」起來,而是網上書寫的存亡與否,很多時在於發布者本身。我固然沒忘卻BSP和寄存公司的伺服器可能突然被毀或關上,一眾或某幾個人寄存在那裡的泊從此消失,但只要BSP不設讓讀者下載全泊的功能,同時卻容許泊主按一兩個連結,就可把泊灰飛煙滅的話(若換了其他平台,刪除全部檔案也不見得太難為),泊這種私人的,自由得很的,不容外人干預的特質,仍然存在,應當顯眼。

那比街角的小店關門更乾脆俐落:小店店主或還要安排夥計的未來生計,還要回店舖稍稍收拾呢。


還沒有人問我會否清泊刪泊,可我曾想過。應會繼續寫。希望某天自己仍敢公開自己寫過的東西,讓人批評訕笑。

後記於8月9日

小樺昨日復泊,怒貼四篇。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