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3, 2006

肥力三十年元月十一日記(生活)



(上圖攝於2006年4月17日一婚宴,與下文無關)

不論以年號紀年,或以「屆」紀年,都有同樣的問題,就是未滿那一年,便用那年紀年。比方說,三十年的「三十」,或三十屆的「三十」,都是講滿三十年前一年發生的事;是故,肥力三十年是指我三十歲前一年的時光,第三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實應預祝三十週年紀念,而非慶祝。

離三十歲不滿一年。到了三十,人年長了一點,卻往往要突然成熟。除了某幾方面的知識,和零零碎碎的想法外,我實無準備迎來這因年歲而來的要求。

二十九歲生日

感謝恐怕是從來不盡的。之於我的二十九歲生日,不論是同吃飯、同吃夜宵、送我早不會送的電子賀卡、或是替我通宵分憂喝早茶的,都該一一道謝。

雜想近四個月

好容易才完成兼讀第一年下學期的課程。其實若集中心力,在星期六日讀點甚麼,把功課做好,進修真的會變得較易。然而想玩,想鬆弛,在一至五的工作和每週兩晚的課堂外,仍不思改變舊有的餘暇安排,可用時間漸少。未來四個月沒課,然每週省下來的六小時,該有兩至四小時獻給工作。

事多,又更易動氣。上網或看報紙,一連串的僵局未了,雙方三方以至多方繼續拉鋸,誰也不願放手,誰也沒有放手一搏以圖全功,好像留著對手或奸侫,就保證自己奮發不息,還有一個發洩的出口。感到納悶,有時想栽進某場僵局混點快感或名利,但我怕事,依然抽身,更多想到的是可能要變變應對的方式。於是試圖抽離一點,少聽一點喧鬧,不論是以巴或兩伊、法蘭西的青年怒吼、本地憤伯的口誅筆伐、翻車、爆炸、槍擊、調屍、砍樹、「地震」、升跌、網上筆戰等。但只限於我限定的「外事」。

我仍記得那麼多,嘗試似徒勞無功。隨身邊人慍怒而躁動的習慣亦未曾止息,上星期就爆發了一次。

最近幾個朋友不約而同談到愛或美善,我見之無語。於我的人生經驗裡,愛衍生的熱情或溫柔,不慣見我亦不習慣,那也易使人沈溺;而愛往往可用怒或罰呈現。怒或狠或兇或怨,當然也可能教人沈溺,卻往往不斷提醒了誰,也是顯然易見的,通往新天新地的明燈——所謂惡情緒的正面作用,可能如此。他們不太想多重遇的,那些黑暗的電影,我因而希望不斷推出或重演,哪怕我的希望與否,只是改變了世上的一點面貌,卻不致影響黑暗藝文事業的發展。藉不斷的被惡事鍛鍊,除可稍慰自己的邪惡之心外,也是某種變強的手段。


忙、怒、嘗試減少接觸世事,卻未損我胡言亂語的慾望。且看未來四個月,我能寫點甚麼。

電影節

依然相信,預先給自己購票,可以減少自己錯過看某些電影的機會。今年錯過三部半片子,想稍後會錯過多一部,雖是看九屆電影節以來最多的一回,但至少仍看到不少電影。觀影筆記希望可以陸續推出。

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得蒙大家支持,再次感謝。yan訪問我們小小工作團隊的稿子刊出後,我有同事閱到,在此說話或要更謹慎。對六天後的連線吹水會有興趣的話,請按相關公告報名。

2 Comments:

Blogger 細孖匡 said...

忙,真的使人煩亂和失去對週遭事物的好奇心。但我堅信,世界大事和社會動向都是必定要留意的。反而,越忙就越能夠從人際煩事中抽脫…有時反而能夠給自己一個極之有力的籍口,可以當作值得珍惜。

生日快樂!

週二 5月 09, 12:47:00 上午 GMT+8  
Blogger Eric 'Spanner' said...

嗯,細孖匡,你會看到嗎?先謝。

好奇心沒有斷過,但我近月比較鬱悶無力就是了。無力往往引出多言而無甚行動,除了那份受薪的工作。

另,有時我會想,對「業餘」這種處境和態度的稱頌和期望,也可能跟「抽脫->珍惜->更奮發」的邏輯有關。讀過Said的《知識分子論》的友好們,能否補充?

週四 5月 18, 07:02:00 上午 GMT+8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