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14, 2002

我看牛棚 (寫作)

以下是我「賣文養腩」大計賣出的第一篇文字。客人叫
,內容是我對稱為「牛棚」的香港馬頭圍前牛隻檢疫站
的隨想。

-------------------------
當我身在這裡,我會想起我人生頭二十年吃過的蒸牛肉餅
、窩蛋牛肉飯、肥牛火窩、西冷牛扒、乾炒牛河和牛柏葉
--有多少片牛肉,曾經在這裡享受過可能是一生最後幾
天的陽光、密雲或雨水?

據說,這裡曾是牛隻檢疫站,也有說是牛隻屠房。怎樣也
好,它是肉食牛生命最後幾站之一--殺生的氣氛離開這
裡才幾年,眼前耳畔一片昇平。昔日在這的人和牛,如看
到今天一番景象,會有幾多重感覺可供交集?而我們這班
較晚來的人,是給牛棚新生呢,或是盡力洗刷它過去的血
污?

2002.11.09 @ 1705

孤草其後的感想是:

沒有牛的牛棚,處處枷鎖遺跡的吊詭,
格外想到獨立自主的重要,想到昇平背後的種種。
希望我們都是給牛棚新生命吧。

(原載「港仔自嘆」個人新聞台)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