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1, 2005

才瘀上心頭 (生活)

看來還好,因為剛完成一點工作。

但還得忙,忙得無力,就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史看過的彩圖,那些被斯圖卡或零式機轟炸掃射過的盟軍機場般,地上的人忙著救火,但救火器具就只有還完好的那些,火熄滅也好繼續燃燒也罷,敵機繼續耀武揚威。

「敵」是甚麼呢?新工作不算,卻是我背的一個可愛大包袱。量多,突發的事也多,可不刺激。因為量多,留在工作間的時間也要多一點,不致累積太多應做未做的事。各網誌的新文章,這一個網誌,一週三晚的課,還有身邊發生的大小事情,在我都為「敵」,儘管它們的面相,可溫和可暴烈。

網誌主想來一篇新東西,怎也要看看,不論吸收多少也好。身邊發生的大小事情此起彼落,很多都想說兩句,包括三個星期加兩天後,在灣仔隆而重之上演,命名不曾歸一的WTO-MC6。到時輿論勢必更波濤洶湧(但想也在預計之中。請參考先後發生的領匯2004事件,和2005扶貧大論戰)。一週三晚的課,要寫兩篇期終論文,雖不多但未準備,亦不想馬虎了事。另一科沒期終論文,但每週練習仍是一片空白。

仍拼死裝活躍,有的沒的在各網站的comment欄,留下愛羅仔的相片。在這些事情夾擊下,三星期前,乘車時,車子被後面的車撞了,親戚首當其衝,但都無大礙。瘀上心頭兩星期,瘀才散盡。

1 Comments: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努力努力,記得忙裏偷閒啊!不要累壞自己。

週日 11月 27, 12:10:00 下午 GMT+8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