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11, 2000

文采不再 (寫作)

從前寫文章不算多,我通常用的理由一是懶,二是空餘時
間少。懶則沒多少次把想寫的留諸文字,而工作生活玩樂
休息等又和「空餘」爭寵,餘下花在寫東西或打東西的時
間就更少了。

以上的兩個原因,最多是影響量,但多年以來質還是可以
。我開始跑新聞後,工作的影響似乎漸漸在字裡行間浮現
:最近我寫的三篇台灣西岸遊記,先被某朋友說活像流水
賬,復被另一朋友形容類同「行貨」,平平常常,交代事
情了事。往日寫作那股一氣呵成,筆下鍵後「花團錦簇」
(說笑吧!)的氣勢,似乎不見於今天。

「行貨」君跟我討論時,說我寫新聞稿太多,準備其他類
型的文章時,往往受到新聞寫作要求簡潔平常的習慣影響
,平日少寫其他東西,結果新寫的文章比以前淡而悶。多
連接詞,詞彙短絀,是我現時文字的兩大特色。

不想這樣下去的話,唯有是多看書,多寫新聞稿以外的文
章,把失去的練回來。

(至於那三篇文章,我想還是留下來吧。)


(原載「港仔自嘆」新聞台)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