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4, 2005

再會思春期 (回憶)

張洪量作曲填詞兼主唱(再會思春期〉的時候,我在念大
學預科。那時我仍在思春,在我思春期的某個中途站。

我們這一代很易沾染青年跟成人的習氣,未及十歲想談戀
愛,也不見得是驚人之舉。小學畢業前,我記得「追求」
過的女生至少有三個;主動聲張「喜歡你」的有之,亦有
在追問下方才承認有意追求的。回想起來,當年似懂非懂
的喊羅密歐茱麗葉,難免功敗垂成復被笑;就算跟對方先
有一段交情,再言有意,也逃不出被拒絕的結局。高小時
我曾對某女生有意,卻先四出張揚,老師同學皆知,最後
對方生怨,及後兩三年不理不睬,修好已是後話。

升上中學,告別了男女校的學習環境,同性的天下卻壓不
住學生想在中學時談戀愛的慾望。九十年代初的香港中學
生間,多仍對「同性戀」三個字聞之色變,在我念書的中
學談戀愛,要麼就要向外闖,要麼就得被友伴排擠——假
若被揭發伴侶是個男的話。再說,青年思春平常得很,加
上目睹《Yes!》這本鼓動青年戀愛的刊物出現至興盛(也
至衰微),當年的理想人生,恐怕就是「成績佳,運動好
,物質多,一個長髮溫柔女朋友」四端了。

沒有女同學,幸好還跟小學同學有點來往,哪怕沒開拓其
他社交圈子,我當年還有機會結識女朋友。自己挑剔,暗
地看上了其中一個較要好且標緻的舊同學,待至會考結束
,才鼓起勇氣說喜歡。不知是否自己表達技巧拙劣,或是
她不明所以,事過境遷,她竟謂我未跟她說明白!這段戀
愛關係,自然胎死腹中。

戀愛沒談上,對她的感覺慢慢轉淡。我考進一家據云女生
比男生多的大學,認識女孩的機會固然不少,新識時也難
免揣度對方會否有機會成為伴侶,但思量觀察過後,很多
都只成點頭之交,甚至遇見她們跟愛人培養感情。最後我
有意於一個比我稍大的女生,然而覆轍再蹈,竟先告知於
二人共同認識的朋友,至今我仍未向當事人表白,也談不
上開始。

大學畢業後,自己認識更多新朋友,亦聽了一些情侶離離
合合的故事,可未能感同身受,蓋自己未嘗談情。有時見
同齡者相戀以至結婚,不免渴望復焦急,但這些感覺都一
瞬即逝,更擔心的是自己的前路。儘管如此,望戀愛之心
未死,不久前就跟另一人訴說對其若有有無的情意,結果
換來對方一笑置之,友情依舊。

離三十漸近,所識年紀相若,又未談過戀愛的,仍不在少
數。有人仍等待機會,有人患催婚之苦,想也有人如我,
對未能戀愛處之泰然,改憂心於別的事情。而我當下真曉
得的,只得〈再會思春期〉的頭一句:「慾望的產生往往
在剎那間」。但不用經歷歌詞中種種,我也認為自己已再
會思春期。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